2009年春节前,有人提出要结清工资回家,后被拒,躁动不安的气氛开始弥散。

本刊特约作者 李国强/文